2018年4月17日 第32782篇《广东社会科学》 2018年第1期
技术合同的立法论
作者:崔建远  
内容摘要
中国民法合同编仍应坚持技术合同章,而不必设知识产权合同章。技术咨询合同与技术服务合同之间的界限比较模糊,合同编应予明确,这两种合同之间可有五个方面的区别。保密义务不是技术合同的主给付义务,而是附随义务,它原则上不适用法律关于同时履行抗辩权、先履行抗辩权和不安抗辩权的规定。合同法在技术开发合同中创设合理分担风险的规则,是先进的,合同编应予坚持,并将之扩及于技术咨询合同和技术服务合同之中。委托人接受研究开发成果的义务,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为不真正义务,在个别场合为真正义务。 
关键词
合同编;技术合同;保密义务;附随义务;不真正义务;
结构框架
一、宜为技术合同章而非知识产权合同章
二、明确界分各种技术合同
三、如何认识保密条款 (义务) 的地位及价值
四、合理分担风险的规则继续保留
五、技术成果相关权利的归属
六、委托人接受研究开发成果属于何种义务


(助理编辑:杨慧敏)
作者其他文章
发表评论

编辑:杨慧敏

向编辑提问:

分享

扫二维码
用手机看民商
用微信扫描
还可以分享至
好友和朋友圈

中国民法学研究会
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
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

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◎2000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-27 
E-mail: ccclarticles@126.com